东南枝

八百年不更新,更新了也垃圾

【柳沈】灵犀春色

r18,ky移步,莫来讨骂,小可爱点文请留言。

开头摘取原文,截图为证,我真的,真的,真的在写!!!等我!!!

我还活着!!!

【万年点梗】

咳,想不到我写的文还有人看,谢谢关注我的小可爱

也谢谢点进来看完我写的文的小可爱。

春节已过,唔,有没有小可爱点文?语C点戏也成。(崩不崩皮那就不知道了hhh……)

清水甜饼,刀片,都可以!

《魔道祖师》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天官赐福》

《妻为上》

《君为下》

《天庭幼儿园》

《我有一口棺》

《妖道再临》

《反派白化光环》

《鲜满宫堂》

《终结的炽天使》

《魔鬼恋人》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杀戮天使》

《凹凸世界》

《狐妖小红娘》

《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

《守护甜心》

游戏:王者荣耀,楚留香
……等

以上各文cp均可点,官配,邪教,跨书拉郎,武器拟人都OK。

地点时间人物请交代,我尽量满足。

另外,小女子文笔不好请见谅,我写的几篇文若有不

适之处还望赐教,不过烦请ky移步,谢谢合作

[手动笔芯]

有小可爱想点一定请要评论,不然发完这个帖子没人

点会很尴尬啦,当然也可以私聊我,哈哈哈……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如果最后发出来的文不是小可爱期待的请不要伤心难

过厌烦,小女子会慢慢补给大家的

最后文章发出来的时候小女子会@点文的小可爱的

[手动么啾]

tag数量限制没打全,sorry~

【元宵/生辰贺文】与你



cp《妻为上》主cp,成王景韶×公子慕含章


垃圾文笔随便看看就好,跪求评论


诸位元宵节快乐啊


嗯,也祝自己16岁生日快乐


————————————————————


过了年三十就是元宵,皇宫设宴共庆佳节,作为当今圣上的胞弟成王景韶,自是不可避免的接了圣旨要进宫赴宴。


“哥,陛下,皇上——你就放我这一次”


“元宵设宴,众臣皆到,成王缺席是何道理?”


明个元宵,景韶自是想在府里陪着自家王妃二人过节,奈何被宫中设宴断了念想。这不一大早景韶请旨进宫,此时在御书房已是磨了景琛小半个时辰。


“成王无故缺席,你让朕怎么向大臣交代?”


“哪里无故!成王妃病重不起成王忧心发妻寸步难离,何错之有?”


“你……罢了罢了。”景琛抬手揉捏眉头,心叹自己这弟弟怎么越长越不懂事,索性允了此事打发人回府。


“臣景韶叩谢隆恩!”得了准肯景韶装模作样跪地上谢恩,就差把“谢哥恩准”几个字印在脸上了。


翻身上马匆匆回府不管身后车夫侍从感想,到了门口顾不得将马绳交代给下人,便脚下生风左转右拐寻在书房描画的王妃。


日光斜撒过窗映在人脸上,敛眸专注纸上画作浓密俏睫随之垂敛,未上胭脂的唇色稍浅,这般模样在景韶眼中比春景娇娘美甚。


“君清……”


“嗯……小勺?怎的这般快就回来了。”


“急着见你,索性骑马回来了”


“数你嘴贫,兄长是何意思?”


见人入屋,君清落笔相迎解扣为他更衣,景韶身上还透着寒意,索性靠人入怀以身暖他。


“许是被我磨得烦了,挥挥手让我回来估摸着是同意了。”


“不说这个,君清在画什么可否赏我瞧瞧”


安心搂了自家王妃腰肢,埋人颈肩细嗅轻蹭,惹得君清左躲右闪,好不闹腾。


“随便画画罢了,许久未染丹青手法生疏了许多。”


“君清画什么本王都喜欢。”


佳人在怀不调戏几番岂不可惜,这般想着景韶搂腰之手四处抚弄君清敏感软肉,叫人逗得已落笑泪。


“别,别闹哈哈……”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景韶给君清过了一层又一层外袍确保不会冻着体弱的王妃才带着君清出府上街。


元宵佳节,各家灯笼高挂,街边小摊小贩叫卖不绝,猜灯谜舞龙狮孩童们拍掌助威好不热闹。


景韶牵着君清玉手四处穿梭,偶尔停在一家小贩处挑挑捡捡买了零碎玩意便继续逛荡。


上一世,我好像从未像这般陪过君清。


也罢,这一世,我会像今日这样


与你,白头到老。


————————————————————


匆匆赶出来的贺文,实在困得不行辽。


想了很久的梗也没想出来合适的,就迷迷糊糊瞎写了一篇呜呜呜。


我错辽,亲爱的你们打我吧呜呜呜……


@4号  @给朕一颗糖  @八分咲


【情人节点文/柳岳】星辰

是这位小可爱点文 @明月夜

情人节点文:柳清歌×岳清源   现代清水甜饼[现代向]

请自觉避雷,ky误入

严重ooc预警,辣鸡写手跪求评论[卑微]

————————————————————

情人节将至,大大小小的店铺推出折扣活动等

等。岳清源从教学楼出来,怀抱一摞档案袋,

那是这届学生中违反校规记过学生的档案。

冷风拂过,地上的枯叶随之滚动,岳清源打了个冷颤独自延小道行走,单薄的背影显得孤寂又惹人心疼。

自打过了初一岳清源便在没看见柳清歌,工作狂的属性按捺不住,初一一过便去了公司将自己沉浸在各种合同,设计稿中无法自拔。

不知不觉间已然走到校门,思绪渐止,岳清源回神便见一面若好女,身材修长的青年正抱着一条纯棉围巾四处张望。

岳清源心下一暖,抱紧档案快步扑人怀里,侧头亲人已被冻红的鼻尖。柳清歌随之反应过来,抬手拨开人马尾套上围巾,而后接过岳清源怀里档案给人塞车里。

“今怎的有空来接我?不说最近都要商谈合约么。”

言语一出,岳清源才意识到自己话里有责怪意味,自己男朋友多半不会还嘴忍着怒意,却不想听见柳清歌道。

“想你便来了,工作哪有我男朋友重要”

岳清源一听便慌了神,柳清歌平日极少说情话,偶尔的几次还是沈清秋撺掇,晚上说完就羞红了脸气恼的将自己就地正法了。

这次柳清歌脸不红心不跳的表现极为自然,倒是给岳清源羞得埋在围巾里不敢抬头看他。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约莫一刻钟左右,柳清歌在一公寓后停车场熄车,转头便看岳清源通红着耳尖将整张脸埋在围巾里。

柳清歌解了安全带凑到人前,强硬将岳清源脸从围巾里抬起来吻上他唇,一触便离,看着岳清源瞳孔紧缩呆愣模样,眼眸中藏着止不住的笑意。

“老师这是害羞些什么?”

“没,没事”

岳清源说罢便下车逃似的上楼。不带走一片云彩。柳清歌唇角上扬,心情愉悦的抱了档案下场落锁。

岳清源先行上楼开门,推门而入便见家里平白多了几个花瓶,栽着一簇一簇浅蓝色小花——勿忘我,又叫星辰花。

柳清歌一下电梯就看见自家小老师愣在门口不知所措,心中已知原由。遂提步轻声走到人身后,腾出一只手搂上人腰。

岳清源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侧首寻他唇落下一吻,眼角上挑,软语从唇齿吐露。

“什么意思?”

“想要你的意思”

“我不早就是你的了吗,人和心都是”

“名义上的也要,我们去荷兰可好”

岳清源弯眸握住环在自己腰间宽手,复又蹭人脸颊。

“好”

————————————————————

然后柳大总裁带着他的小老师去荷兰办了婚礼,然后又去了俄罗斯度蜜月。

勿忘我:又称星辰花,花语永恒的爱,浓情厚谊。  永不变的心。分布在欧洲、伊朗、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中国大陆大部。

各位小可爱情人节快乐,2019年,你们脱单了吗。

另外,十粉点文主题已定,为《妻为上》景韶×君清甜文

点梗未选到的小可爱莫急,小女子后续会如数补上并艾特各位。

【双澄水仙】无题 4.0

自拍镇楼[慎点],邪教预警ky移步

↓完整版

https://shimo.im/docs/7RwxqDjDB0YOf3bB/ 《【双澄水仙】无题合集【1---4】》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老福特吞我截图

辣鸡写手跪求评论

各位过年好

【春节贺文/瑶薛瑶】辞旧



cp瑶薛瑶,不喜误入ky移步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标题与内容没半毛钱关系


迟来的春节贺文,sorry啊。各位小可爱过年好!


————————————————————


除夕已过,初一已至。金光瑶怀抱着一堆公文帐目缓缓推门而入,将物什放在书桌后,偏头望向床帐后早已入梦之人。


褪下层层衣物,步入已备好热水的浴桶,整日的疲惫在此刻淋漓尽致的挥发,倦懒亦随之而来。


浸泡片刻,终是生理战胜心理,金光瑶缓缓合眸趴在浴桶边沿熟睡。热水逐渐变凉,惹得金光瑶打了一个冷颤,而后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朦胧间似看到一人站在自己身前。


警觉之心被激发,猛的睁开双眸狠盯眼前人。片刻,瞳孔对焦看清那人,金光瑶这才放下警惕,扬手拽过搭一旁屏风上的浴巾,起身跨出浴桶,慢条斯理擦去身上水痕。


薛洋半睁着双眼努力稳住身形,摇摇晃晃的模样惹得金光瑶轻笑出声。薛洋恍惚间听见心上人笑声,下意识抬步走进那人投入他怀抱,温暖,又安心。


“成美,成美?阿洋?”


“叫老子作甚,我还没死呢。”


金光瑶听后也不恼,似是已习惯这人这般辱骂。侧头寻了那人唇瓣落下一吻,随后弯腰抄膝抱他上榻。


待将被角掖好后,金光瑶放下纱帐减弱光线,生怕惹了心上人梦中不适。轻手轻脚坐到书桌跟前翻开簿册,方阅两行边听人梦中软糯呓语。


“小矮子…糖……要抱………”


金光瑶摇头默笑,心道这小流氓平日戾气逼人,睡熟之后怎这般可爱。


黎明破晓,金光瑶放下最后一本账簿抬手揉揉酸痛后颈。眼下发青面上疲惫,心知这小流氓见了定会胡搅蛮缠,只得拿了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遮了脸色。


收拾利索后,金光瑶蹑手蹑脚翻身上榻,长臂一伸搂过缩成一团的道侣。就这般小睡一个时辰,薛洋半眯着眼往金光瑶怀里拱。被这样一闹金光瑶悠悠睁开双眸,意识不在思绪未清,只问了一句“成美何事”


仅此一句,薛洋霎时清醒。支手撑身紧盯金光瑶面容,金光瑶半天没听到回应早已重入梦乡,薛洋下榻两指沾了壶中茶水,在金光瑶眼下轻抚,不出所料脂粉沾水化落,露出眼下原本的乌青。


此时薛洋气愤之余便是心疼,估摸着金光瑶为了金麟台那些破事又是一夜没睡,暗骂一声遂瞥眉给人落下一吻。


“辛苦了小矮子,春节快乐。”


——————————完————————


点进来并且看完的小可爱们方便留个评论吗,嘤。


再次祝大家过年好!


【除夕贺文/恶友】要紧之事

cp瑶薛,不喜误入ky移步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思路来自语C对戏[薛瑶],此文改为瑶薛。

祝大家除夕快乐呐

————————正文—————————

夜半,各房修士已然就寝入梦,唯有芳菲殿烛火未熄。

“哐!”

破门声引了层层纱帐后垂头批改公文的人的注意。

“啧,还有半个时辰便是除夕,整个金麟台也就你这亮灯”

破门人疾步穿过纱帐,伸手夺过面带笑意人手中笔,反身坐那人腿上。破门人五指转的笔杆,笑容略带挑衅意味,一颗虎牙称的人面貌愈发喜人。

被夺笔之人笑容未见半分,反而搂住怀中人细腰,柔声开口,细声细语,令人沉溺。

“这笔是上好的紫毫,成美若是喜欢,这支便赠与你就是。”

“呸!小矮子叫谁成美呢!谁喜欢这劳什子笔,在下所喜何物,仙督岂会不知?”

被唤作仙督的人默叹一声,眉宇间透露着无奈。抽手从另手衣袖中掏出一小盒饴糖,还未等打开便叫怀里人夺了去。

薛洋开盒便扔了两块到嘴里“嘎嘣嘎嘣”嚼着,而后才分了两分注意细细打量口中的那位仙督。

去了软丝乌纱帽,露出人柔顺长发;眉间一点朱砂,面上笑意恰到好处;身着金星雪浪宗主袍,腰别一掌心般大的香囊。

一身打扮,仍是今早出门的模样。

“三更半夜还未就寝,仙督这是在等谁?”

“在等我家夫人,金麟台主母。”

“等到何时?”

“已在我怀中。”

薛洋嗤笑一声抬手搂住金光瑶脖项,头靠人肩,吐气如兰。

“既是已等到,春宵一刻值千金。不知仙督可愿陪妾身共赴巫山?”

“夫人所求,为夫企有拒绝之礼?”

说罢金光瑶抬手便穿过人膝,横抱起怀里人走向芙蓉床榻,任凭那薛洋笑得花枝乱颤,嘴里说着放荡之语。

丑时已过,床上呻吟粗喘才渐轻。

情事过后,薛洋安分窝在金光瑶怀里,脸上留着还未褪去的潮红,乖巧的像只新生的小猫,化了人的心窝。

半响,金光瑶抱起薛洋穿过屏风,将他放入早已备好的热水中细细清理。薛洋被人闹得迷迷糊糊挣开双眼,小声嘟嚷着金光瑶怎的这般事多。

金光瑶笑意温润,低头印上人唇随即分开。俯身将薛洋从水中抱出,草草擦了水珠便带着人回到已换好被褥的芙蓉床榻上。

给人盖好锦被便坐榻边看着,薛洋没感受到平日夜里的温柔拥抱,掀眸似是不解,哑着嗓子朝人询问。

“怎的还不睡,莫不是想将我一人丢在这,去寻你的小情人?”

“休要胡言,我只不过要做一件要紧事罢了。”

“何事非得现在做?杀人灭口么。”

金光瑶闻言低低一笑,曲指拂过人泛红眼角,语中含着无尽柔情。

“哄你入睡,就是我最要紧的事。”

“晚安,夫人。除夕快乐。”

————————完——————————

再次祝大家除夕快乐!

辣鸡写手跪求评论。卑微。

【双澄水仙】无题 3.0

ky误入ky误入ky误入!!!


链接1

https://account.wps.cn/inviteByLink?c=56282c59203646039c92fd8589df788b


链接2

https://shimo.im/docs/wNxkSr1SuoI5YRcS/ 《【江澄水仙】无题 3.0[车]》


辣鸡写手跪求评论,让孩子知道有好人看我的文